中国裁军大使李长和在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上关于“防止外空军备竞赛”问题的发言
2000/11/07
主席先生:

  裁谈会八月十一日的全会已决定建立“禁产公约”特委会。这是今年裁谈会取得的一项重要成果。今天,我想就裁谈会的另一项重要议题——防止外空军备竞赛,阐述中国的立场。

  在谈及外空问题之前,我还愿以中国代表团的名义向巴西代表团表示祝贺,祝贺巴西正式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和批准《全面禁核试条约》。巴西的拉菲尔大使是在本期会第一次全会上向裁谈会作上述通报的,我们都还记得,今年五月十一日,同样是裁谈会开始的日子,却发生了令人震惊和不安的南亚核试验事件。两种事态发展形成了强烈的反差、鲜明的对照。巴西作为世界上重要国家之一,在加强国际核不扩散问题上采取了负责任的行动,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对维护和加强国际核不扩散体制等产生积极影响,有利于地区和国际的和平与安全,深得各国赞赏和好评。我们希望其他尚未加入NPT的国家能以巴西为榜样,尽早加入NPT。我们也呼吁有关国家尽快签署CTBT,为巩固国际核不扩散机制、促进核裁军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主席先生,

  去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52/37号决议要求裁军谈判会议重新设立外空特委会,并确认谈判缔结一项或多项防止外层空间军备竞赛的国际协定仍然是特委会的优先任务,以使各国对外空的探索与利用真正用于和平目的,造福于全人类。这反映了国际社会对防止外空军备竞赛问题的高度重视。中国完全支持联大的这项决议。

  但是,目前似乎有一种看法,认为当前外空并不存在军备竞赛,因此,防止外空军备竞赛不应是裁谈会的优先议题。中国代表团不能赞同这种说法。事实是,近年来一系列加紧发展和试验外空武器或武器系统方面的活动已引起许多国家的关注,防止外空军备竞赛已成为国际社会面临的一个现实和紧迫的问题。

  众所周知,八十年代期间的“战略防御计划”(SDI)曾使全世界人民对外空充满武器的前景忧心忡忡。冷战结束后,该“星球大战计划”并未真正随之寿终正寝,其许多有关技术已被改头换面地使用到其他空间武器计划中去。有的国家正在发展、研制的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就是沿用了“星球大战计划”某些构想和军事技术,如利用冷战时期发展的天基动能“大气层外轻型射弹”技术,研制供“海军全战区”防御系统使用的导弹,可在500公里高度的外层空间拦截目标。目前正在积极研制中的“战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其前身则是SDI用于防御战略弹道导弹的拦截系统。该系统不仅具有在大气层内,而且具有在大气层外拦截弹道导弹的能力。为拦截弹提供跟踪和导引的天基红外系统卫星也在继续研制。另外,“天基激光器”也在加紧研制。这种技术不但具有拦截弹道导弹的能力,而且还可用来攻击卫星。去年十月,有关国家进行了首次使用高能化学激光打击卫星的试验,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人们越来越担心,不久的将来会出现包括激光反导、反卫星武器等在内的各类外空武器系统并进行实际部署。

  所有这些研制中的武器系统类型各异。有的完全部署于外空或以外空目标为打击对象,有的则以外空为基地,为地面武器系统提供目标信息和导引,但其目的只有一个,即谋求绝对军事战略优势和本国绝对安全。这样做的结果也只有一个,即将外空变成武器基地和战场。这种前景将破坏地区及世界的战略稳定,引发新的军备竞赛,进而损害国际和平与安全。国际社会不能不对此予以高度关切和警惕。

  然而,现有的涉及外层空间的国际法律文书,如《关于各国探测及使用外层空间包括月球与其他天体活动所应遵守原则的条约》等,虽然禁止了在外空部署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并未全面禁止在外空试验、部署和使用其它类型的武器或武器系统,因而难以有效防止外空的军备竞赛。此外,曾发挥过一定作用的有关条约,如《反弹道导弹条约》,也已被通过所谓谅解或重新解释而大打折扣,为发展乃至部署以外空为战场的高性能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打开了方便之门。

  鉴于上述,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确已成为一个现实和紧迫的问题。国际社会必须及时采取果断行动,予以阻止。正因为如此,第五十二届联大通过的52/37号决议确认“谈判缔结一项或多项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国际协定仍然是一项优先任务”。包括裁谈会大多数成员在内的许多国家多年来一直积极推动裁谈会就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进行谈判。

主席先生,

  自一九八二年“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被列入裁谈会工作议程以来,裁谈会曾连续十年设立相关特委会。虽然由于种种原因,特委会未能开始制定禁止试验、部署和使用外空武器和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国际法律文书,但特委会就有关定义、准则、现有条约以及信任措施等问题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和磋商,积累了一些经验,为今后进一步开展工作奠定了基础。

  在空间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世纪之交,既要保证外空的和平利用,又要防止外空成为新的军备竞赛领域,这的确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在特委会十年工作中,许多国家提出了富有见地的看法和主张。不少代表团还列举和分析了现有的关于外空或涉及外空的条约、协议和其他国际法律文件,促进了各国间相互了解,增加了在裁谈会通过谈判拟订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国际协议的可能性。中国代表团对为该议题的工作做出了积极贡献的代表团表示赞赏。中国代表团也愿以建设性的态度积极参加讨论任何有关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建议和主张。

  中国早在一九八五年即向裁谈会第一届外空特委会提交过“防止外空军备竞赛”问题的立场文件(CD/579),明确表示,外空是人类的共同财富;主张对外军的探索和利用应服务于促进世界各国的经济、科学和文化的发展,造福于全人类;反对在外空进行任何形式的军备竞赛。

  中国代表团认为,在目前阶段,裁谈会在处理这一议题时应充分考虑到包括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在内有关武器系统的发展、研制及可能的部署会将武器系统扩散到外空这一事实,应立即采取实际行动,以切实防止外空武器化,禁止在外空试验、部署和使用任何武器系统,禁止利用外空为打击地面目标服务。拥有最大空间能力的国家对实现“外空专门用于和平目的”应负有特殊责任,在达成有关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多边国际协议之前,它们应承诺不在外空试验、部署和使用任何武器系统及其部件。

  中国代表团建议并鼓励联合国裁军研究所(UNIDIR)就当前外空军备研制和发展情况进行有益的研究,同时也欢迎裁谈会各成员国的有关专家到裁谈会来介绍这方面的情况。

  裁谈会该议题协调员、斯里兰卡大使在六月十一日全会上报告其工作进展时说,裁谈会成员国对裁谈会重设这一问题特委会未表异议,但有关特委会成立的时间等问题仍有待进一步磋商。我们希望裁谈会所有成员国都能体现出必要的政治意愿和灵活,使有关磋商能尽快取得积极成果,以使裁谈会能尽早着手就有效防止外空军备竞赛问题开展实质性工作,不辜负国际社会的期望和重托。

  谢谢主席。
Copyright 2013 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秘书处 All Rights ReservedICP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邮政编码:100701  邮箱:china_ceec@mfa.gov.cn  传真:86-10-65962554